台灣原住民酒文化內涵

  • 「我們喝酒是為了慶祝,慶祝耕種穫得的小米除了夠吃以外,居然還有多餘的可以用來釀酒,所以我們感謝天上的祖先,讓部落有豐收的一年,而不是大多數人認爲的酒鬼。」佛光大學阿美族的林家豐簡單的一句話,打破了“原住民是愛酗酒的族群”這個刻板印象

    大多數人都認爲原住民只是單純的愛喝酒,卻不知道這其中蘊含的禮儀、文化及宗教等象徵意義對他們有多重要;早在漢人移民台灣之前,原住民已經在台灣生活了8,000年之久,在飲酒方面可謂是有著豐厚文化和深刻智慧。

  • 一、酒對原住民的重要性

     

    原住民各族除了不抽煙、不喝酒的達悟族外,酒在數千年前就已經融入了各族群裏。在《番中土采風固考》裡記載:「農事既旱,各番互相邀飲;必令酒多,不拘看核。男女雜坐歡呼其最相愛者,亞局並霄, 取酒從上瀉下,雙入於口傾流滿地,以為快樂。」,另有 「每歲收票時,通社歡飲,男女雜座地上以木瓢、椰碗互相酬蚱,不醉不止。其交好親密者,取酒灌之,流溢滿地,以為快樂。」林家豐提及在喝酒的時候,大多是很多人一起喝,鮮少有單獨飲酒的行爲,這種傳統酒桌文化至今仍表現得十分明顯。

    此外,在被視作原住民傳統文化代表和象徵中,小米酒扮演了一個必不可少的角色,甚至在早年被稱爲一種能喝的語言,在大多原住民心中,小米酒豐富神聖的祭典,早已不是簡單的飲品,而是象徵了青年的活力,以及用來調劑族人的生活。原住民都認為靈在靈界內仍過著家庭生活,那裏是極樂世界,距離現世路途遙遠,但靈能自由與現世來往,如果現世的人備有酒肉祭祀,那麼靈也會回來。

     

     

     

     

     

     

     

    ---左圖為林家豐正為我們解釋阿美族飲酒的習俗 (攝影師/羅冠登)

  • 二、原住民與漢民族飲酒文化的差異

     

    在原住民過往的豐年祭來看,以前的原住民中存在酗酒的幾率很小,在傳統的原住民族群,釀酒一般以小米(粟)、糯米、甘薯為釀酒的材料,但基本上小米為主,像是馬太鞍就有有個關於釀酒的神話,講的是天神教導人民用小米、高粱還有糯米混合再加入嚼過的穀物釀酒.這類工作多是由婦女負責,因為數量有限,所以小米酒其實非常尊貴,只有在重要的節日裏才會出現小米酒等酒類,不是説隨便就可以釀酒的。在原住民的飲酒文化中,林家豐認為喝酒並不是單純的飲食需求,更不是主流社會所想像的嗜酒,而是由於很多關於他們族群內部的文化與歷史是隨著酒的醖釀而傳承下來的,酒已經被原住民族群視爲祭祀過程中人與神靈之間的引路媒介。

    但是從史書上的記載來看,傳統的漢民族飲酒文化相較起來原著民,少了許多神聖性,更像是一種娛樂消遣的作用,詩人常常會以酒作詩,也因此成就了不少佳話。漢民族豐富多彩的飲酒習俗中,有“無酒不成禮,無酒不成席”的風俗,這些無不貫之以禮德的精髓。而酒禮酒德始終是如影隨行,互為滲透,難以舍割。例如,行答謝酒禮、壽酒禮,表達的是感恩之德;行婚酒禮,彰顯的是夫妻恩愛、白頭諧老的美德;向長者敬酒,體現的是尊長愛老的美德;廣泛流行的向他人行敬酒禮中,一個“敬”字,蘊涵著尊重他人、互敬互愛的美德。

    一個主要用來敬畏神靈、祈求豐收,另一個則主要用來當作人與人之間溝通的橋梁,對比起來反而有一種別樣的趣味。

  • 三、原住民的飲酒及敬酒的習慣

     

    在問及原住民的敬酒方式時,林家豐表示,在他們阿美族中,敬酒方式一般是小的敬大的,但是不是那種三歲、四歲的小朋友敬,而是像他們一樣的這些比較年輕的成年人去敬長輩。敬酒也是有禁忌的,像是豐年祭不能打噴嚏,因爲在祭祀的酒席上會認爲打噴嚏是凶兆。 且因爲每年的收成不一,釀酒又往往挑時節,因此所能夠得到的酒量其實並不多,在節慶祭典的場合中使用時,也唯有具特殊功績的族人,或者非常傑出的年輕人才能接受頭目及部落耆老的祝福得到酒喝,一般人都很難喝得到酒,小孩更是絕對沒有辦法喝酒,顯示原住民的飲酒文化具有規範性、集體性。

    關於飲酒場所也有相關記載,譬如《臺灣使搓錄》記載之原住民飲行為場合增加: “婚娶、築舍、捕鹿、出此海、沃以水、群坐地上,用木瓢或椰碗汲飲之。”,依舊是以群體飲酒爲主,可見飲酒行爲對於原住民來説的莊重性。

  • 四、原住民的釀酒方式

     

    臺灣的原住民除了達悟族以外都會釀酒,一般以小米(粟)、糯米、甘薯為釀酒的材料,在中華科技史學會的早期和清初臺灣原住民之釀酒技術中提到釀酒方法有四種:口嚼法、米麯法、草花麯法以及蒸餾法。

    第一種口嚼法,是將米放入口中咀嚼,利用唾液中的澱粉酶來發酵製酒,這種又叫叫做姑待酒。

    另一種米麯法在《被忽視的福摩薩》一文提到:婦女將米稍為煮過,然後擺在米臼或砧板上搗成漿狀,又取出一點碎米放在一個小壺裏。她們把這個米漿摻和在舂過的米中加以搓捏攪和,再把這些做成米粉團放在食糧中,用以發酵,像在啤酒裏的酵母一樣。最後把這個米粉團放在一個甕裡,加滿了水,用一石製的罎蓋密封起來。把它保存約兩個月,到時候這就變成一種濃烈、美味而且十分醉人的飲料了。而且儲藏越久,酒性越強,如果保存到十五年到三十年者,那就是最好的上品了。」

    而草花麯法「酒用糯米炊熟,燒禾草作麯,攪米飯,藏甕中,過六日取出,沃水而飲。」則是用植物的桿花、葉先燒成灰,用這些灰當作酒麯釀酒的方法。

    以上三種釀酒術,都是用自然發酵的方法;另外還有一種是蒸餾法,將糯米煮成飯,拌入酒麯並放入桶子裡,放置三天後再過濾並蒸餾,美酒便完成了。

  • 一般民眾以往以漢族視角看原住民喝酒的禮俗文化,但在深入瞭解後,卻發現原住民喝酒文化比起漢人更有規律與秩序,在酒的文化傳承上並未失去文化中的意義。顯示每項看似負面的文化,卻有背後深層的意義,或許有很多東西都像是酒之於原民一樣,代表的不是我們所知的負面,更多是對於先人的緬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