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氣媽媽》演很大 戲裡戲外很有感

  • 【記者羅詠琪、陳映羽/五結報導】臺灣獨有偶工作室劇團與墨西哥繩索劇團跨國聯手改編經典文本《勇氣媽媽和她的孩子》,串連踢踏舞,裝置藝術,偶劇等演出形式,透過陣陣槍炮聲等音效,帶領觀衆穿梭在戰爭的場景中,成功形成人偶同台的完美結合。除了用藝術突破了整個舊紙廠的空間氣圍,也帶給大家強烈的戲劇震撼。

  • 從角色扮演中體悟勇氣

     

    飾演勇氣媽媽的劉毓真透露,當初接到這部戲的時候,對這部戲並沒有太多的瞭解,僅有模糊的印象。一開始,自己對勇氣這個字並沒有放在心上,唯有對媽媽的部分感觸比較深,一個帶著三個同母異父的小孩,在戰爭中自我獨立地生存下來。後來透過導演反復提醒和自己漸漸對角色的摸索才發現其實“勇氣”這個字很重要。

     

    她認爲勇氣更有一種强悍的特色,因爲在戰爭中大家都想要求生存,所以劇中有很多的行爲都以强悍為出發點,不能因爲媽媽的過度保護而選擇退縮。劇中的兩個男生分別爲了讓家人可以早日擺脫戰爭的壓迫,為了能夠有更好的生活,爲了保家衛國,擁有屬於軍人的榮譽感,不顧媽媽極力的反對選擇離開家中去當兵。而强悍在角色形體上面的表現要比一般人更不一樣的選擇,也在劇中充分的表現出來,當然一個人强悍的背後,偶爾還是會隱藏一些大家看不到的無助,崩潰,害怕及擔心。

     

    勇氣 = 全世界?

     

    雖然説勇氣可能真的讓人們擁有更精彩的生活,活出更好的自己,但勇氣對勇氣媽媽在劇中的立場是對的嗎?劉毓真的朋友也曾對她説過,勇氣媽媽這個角色最經典的部分,就是這種曖昧模糊,不是非黑即白,而是身處在灰色地帶的人,這個人的所有舉動,思考的出發點及最終所作出的決策。

     

    她並指出,布萊希特用灰色,人物描述戰爭讓她覺得非常有趣,是因爲勇氣媽媽沒有不分青紅皂白,雖然本身只想要兒子當個平民百姓就好,不需要去服兵役但她也沒有因此偏袒任何一方,而是以事情的對錯決定自己要站在哪一邊。劇中的她更用原價為1500元的鴨子,以2000元的高價賣給長官,她認為這在戰爭時壓迫的情況下,她的勇氣可以使自己再撈一筆,甚至希望戰爭不要停止,因為這就是造就她生存的所需條件。

     

    最後卻因爲自己一時的勇氣,一再的覺得沒關係,而失去了最愛的三個孩子。其實擁有勇氣並不代表這就可以與這個世界抗衡,媽媽想在無國界徘徊的勇氣,大兒子展現正義的勇氣等,最終都迎來了讓人唏噓的結局!

     

    戲裡的觀眾

     

    飾演阿麗倌的陳韻如則表示,她是因爲接了這部戲才去找劇本,透過資料去瞭解這部戲的背景故事。即使她在劇中飾演啞巴,都沒有任何的臺詞,但她在劇裡表現出的神韻,每一個細節都不會錯過!在解讀劇本時,媽媽及兩個哥哥都被賜予了不同的定位,所以在互動中找尋跟媽媽還有兩個哥哥之間的關係,在思想極端的媽媽和兩個古靈精怪的哥哥身上去找到與他們相處模式的平衡點。

     

    除了臺下的觀衆,陳韻如在這齣戲裡同時扮演了觀看整個過程的觀衆,她同樣也在看著故事裡每一件事情的發生,從長官的出現,兩個哥哥相繼離開,媽媽情緒崩潰。她也希望觀衆可以透過阿麗倌這個角色找到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屬於自己心底最單純的那份美好。

     

     戰爭與玫瑰之間美麗的邂逅

     

    阿麗倌在陳韻如的眼中,代表著在戰爭中受迫害的每一個人,雖然會覺得很痛苦、很有壓力,但卻不能為自己或者別人多說,或做一些什麽事情,只能把這些壓迫感,放在心裡做無聲的抗議。玫瑰對情竇初開,含苞待放的少女阿麗倌來說是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即便身在戰爭中,她也渴望能擁有像玫瑰花一樣絢麗的愛情。但玫瑰花對於在戰爭中受迫害的人來説,就是他們最嚮往的東西--自由。

     

    這個世上還是有很多的戰爭還在發生,但當下無辜人們其實不能要求太多,只能無奈的去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陳韻如也提到,雖然我們此時此刻無法感同身受,但要覺得慶幸自己身在和平安樂的環境中,更要去珍惜人生中所遇到所有的人,事,物。

TOP